bet娱乐平台

首页 > 正文

现实版《生化危机》正在上演!在五角大楼里,连蜱虫都是武器

www.cialisgenerictrs.com2019-07-31
?

  iWeekly周末画报昨天我要分享

  

  美国国会众议院批准了新泽西州共和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提出的一项修正案,该修正案指示国防部监察长对美国是否“在1950年至1975年期间,用蜱虫和其他昆虫作为生物武器进行实验”进行审查。生物武器在美国莱姆病泛滥的背景下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生物恐怖主义究竟有多恐怖?人类的未来值不值得担忧?

  五角大楼偷偷搞生物实验?

  史密斯表示,一些书籍和文章曾提出,美国政府曾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和纽约普拉姆岛等地进行过相关研究,将蜱虫和其他昆虫转变为生物武器。史密斯在该修正案的辩论中说:“如果这是真的,那这些项目的评判标准是什么?谁下的命令?是否曾经发生事故让这些带有疾病的蜱虫跑了出来?”他表示,莱姆病和其他蜱传疾病正在美国“爆发”,“美国人有权知道这些说法是否属实”。

  史密斯还撰写了《蜱虫法案》,该法案将创建一个全面的政府战略来对抗莱姆病,并授权1.8亿美元用于增加莱姆病的研究、预防和治疗资金。

  

  蜱虫传播的最常见疾病是莱姆病,它可以引起多种症状,包括发烧、肌肉疼痛、关节疼痛、皮疹和面瘫。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表示,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导致关节炎、神经系统问题和心脏问题。

  该机构还表示,每年有30多万人被诊断出患有莱姆病。2017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共报告了例确诊和疑似莱姆病病例,比2016年增加17%。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莱姆病病例的增加、症状的广泛性和诊断的难度(没有单一的简单测试)都增加了莱姆病患者的焦虑。

  今年早些时候出版的一本名为《被咬:莱姆病和生物武器的秘密历史》(Bite:The Secret History of Lyme Disease and Biological Weapons)的书揭露了美国国防部对生物战争进行研究的秘密。书中采访了瑞士出生的莱姆病病原体发现者威利·伯格多弗(Willy Burgdorfer),他表示,莱姆病的流行是因为一项出错的军事实验。

  2014年去世的伯格多弗曾是美国军方生物武器研究人员。他表示,自己的任务是培育跳蚤、蜱虫、蚊子和其他吸血昆虫,并让它们感染导致人类疾病的病原体,虫子会被释放到美国的居民区,以追踪它们是如何传播的。

  但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 and Policy)主任迈克尔·t·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T. Osterholm)表示蜱虫是一种无效的生物武器,还有更有效的选择(所以五角大楼没有做这项研究)。

  生物恐怖主义:我们应该担心吗?

  政府在动物和昆虫身上做实验的想法并不是无中生有:五角大楼已经研究出了昆虫携带病毒对农作物进行基因改造,海军甚至训练海豚在水下寻找炸弹。“生物武器”这个词本身就能让人不寒而栗。

  生物战,也被称为“细菌战”,已经使用了数千年,生物武器涉及使用生物源的毒素或传染剂,包括细菌、病毒或真菌。作为战争的一部分,这些药剂被用来使人、动物或植物丧失行为能力或死亡。

约和国际法是一回事,而人类能够找到创新的方式互相残杀则是另一回事。

  生物战的历史很长,人们所熟知的就是二战时期日本对中国实施的暴行。其实,当时许多有关各方对生物战都非常感兴趣。他们建造了大量生产炭疽孢子、布氏杆菌病和肉毒杆菌毒素的设施,所幸战争在它们被使用之前就结束了。

  而今天发生生物恐怖袭击的可能性有多大?这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实现,例如通过空气和水,或者注入皮肤。与导弹或其他高科技设备相比,它们的生产成本也相当低廉,这就使它对恐怖分子有很大的吸引力。

  目前,像炭疽杆菌、天花、瘟疫、霍乱、兔热病、埃博拉病毒都是国际上公认的最可怕的生化武器。这些生化武器大多传染性大,致死率高,且没有特别完善的预防措施。2001年,炭疽孢子通过美国邮政系统运送,总共有22人感染了炭疽热,其中5人死亡,而且犯罪的一方至今未落网。同时,在过去,美国、日本、南非、伊拉克都将霍乱弧菌武器化。

  一个令人担忧的未来?

  尽管生物武器的历史非常久远,但现代技术带来了新的担忧。一些专家就对基因编辑技术的最新进展感到担忧。

  基因编辑会成为生物恐怖分子选择的工具吗?如果被永久地使用,最新的工具可以创造奇迹。然而,正如大多数尖端技术一样,总是存在误用的可能性。

  一种名为CRISPR的基因编辑技术已经在国防领域敲响了警钟,这项技术允许研究人员编辑基因组,因此很容易修改DNA序列来改变基因功能。在正确的人手中,这个工具有潜力纠正基因缺陷和治疗疾病。然而,在错误的人手中,它可能带来邪恶。

  

  CRISPR技术的运营成本越来越低,因此对那些热衷于生物恐怖主义的人来说也就更容易获得。2016年2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撰写了一份题为《美国情报界的全球威胁评估》(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 of the U.S. Intelligence Community)的报告。其中,基因编辑功能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核扩散清单中。“考虑到这种两用技术的广泛分布、低成本和加速发展的步伐,其故意或无意的滥用可能会导致深远的经济和国家安全影响。”

  然而,现在已有的生物恐怖主义的方法更容易也更接近于实际操作,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这项基因编辑技术可能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但它究竟会如何发展,谁都说不准。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